王瀝川原型王平仲【“山西王”的財經觀】

發布時間:2019-02-16 01:27:00 來源: 法律常識 點擊:

  100年前,伴隨著武昌城內辛亥革命的一聲槍響,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由此建立。但與誕生盛況不相匹配的是,中華民國在大陸僅僅維持了38年,即告灰飛煙滅。其初發時的一呼百應,其亡逃時的一擊即潰讓人感嘆。回溯那個年代,其政治、軍事、文教人才如恒河之沙數不勝數,但隳敗消亡如此之迅速,可知經濟問題方是貫穿整個民國歷史的關鍵因素。如同一位美國總統競選人的口號“笨蛋,問題是在于經濟”,民國領導人缺乏經濟才識而導致貨幣體系的紊亂而不能提供政軍體制支撐時,接踵而至的兵敗如山倒也就不問可知了。
  在民國一眾赳赳武夫中,閻錫山卻出人意料地對工業建設、貨幣政策、財稅體系乃至整個經濟運行規律有深入而切實的把握。在他幾近40年的全盤掌控下,山西這樣一個無論地理方位和資源稟賦都毫無優勢的內陸省份,在整個民國時代的滿目瘡痍之中保持相對的富庶、平靜,可謂是全盤失敗的民國經濟財政史上一絲微弱的亮色。
  “作為山西的‘模范督軍’,閻實際上聳立在一個獨立王國之中。盡管當時晉西南地區還存在糧食短缺,但閻為1100萬人帶來了繁榮,在中國,他們最富裕,因而使他顯得出類拔萃。”這些溢美之詞出自美國《時代》雜志,從側面證實了閻錫山經濟建設的實績的確為外界所公認。
  統計顯示,閻在全面抗戰前創建了包括采煤、采礦、煉焦、冶金、電力、機械、化工、建材、毛紡、皮革、面粉、火柴、造紙、印刷在內的西北實業公司,并整頓山西省銀行,新設鐵路、墾業、鹽業等銀號及其實物準備庫,發行鈔票,總資產達到2億銀元。蔣介石曾感慨:“過去,我們學蘇聯、學美國、學德國,都失敗了,還不如閻錫山在山西有辦法,我們今后要學閻錫山。”
  記錄閻錫山38年治晉心得的《閻錫山日記》,是當前僅見的能完整展現閻經濟見解與觀點的出版物,能夠為探求閻錫山的財經之道提供可靠的依據。以此中所記載閻錫山之言行為根據,我們可以窺探其經濟理念的的數個面向。
  
  行“常人制度”
  自晚清以來,中國一再割地賠款,民窮國困,欲與以炮艦政策的列強做經濟上的競爭,只有依靠國家的力量。可惜絕大多數晚清民國當權政要并無此認識,整個民國時代的經濟財政狀況每下愈況,不斷惡性循環最后拖垮政權。閻錫山作為具有此種卓識之政壇元老,曾說過:“各取所需是圣人制度。各取所值是賢人制度。勞資合一是常人制度。私產生息是盜賊制度。常人多只好行常人制度,賢人多可行賢人制度,圣人多始可行圣人制度。”推敲閻的原意,圣人、賢人制度顯然比附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常人制度在分配層面頗相類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按勞分配制度,而從投資、建設角度而言,則與時下定義的國家資本主義相差無幾。
  針對公營事業里容易出現的人浮于事、無人負責的弊端,閻錫山亦有考慮:“熱心的為自己賺錢,平常人均能為之,熱心的為公家賺錢,少數之熱心公益者始能為之。欲公營事業之發達,且繼續恒久的不壞,非有適當之組織監察及獎勵辦法不為功。”雙管齊下,既從監督角度著眼,又從激勵機制入手,頗合現代企業管理制度的精義。
  
  減與賑
  書中可見,閻錫山特別重視貨幣政策與財稅征收,盡管從日記里可以看到閻在修身持家方面嚴格地遵循儒家傳統的行為準則,而在這一方面卻并不受儒家經濟思想的束縛,可見其為人經世權變的一面。
  當時,曾有赴任縣長向閻錫山請益親民是不是減賦稅施賑濟的問題,他的回答極其耐人尋味:“需要減,需要賑,減之賑之,是親。不需要減,不需要賑時,減之賑之,不只不是親,反足以縱民欲而害政事。因民情喜惠,賦稅重不如輕,輕不如無,賑濟無不如有,少不如多。人民之賦稅,即是國家之富強文明,亦即發達人民財富智識及保障安全幸福之資本,減輕負擔即是減低發達人民財富知識及保障安全幸福之資本。”
  在閻眼里,征稅與減稅是辯證的,并不存在絕對的正誤,減稅不代表絕對的善政,征稅也有其合理之處,關鍵是稅收的流向,是否能夠增強國家能力與人民福祉,而非政府公務機關的靡費。80年前的閻錫山能有這樣的遠見,在其時代少有人及,后人亦評價其“以治國之策治山西”。但在民國初期的權力紛爭之下,閻錫山的經濟長才只能囿于晉省地盤之內。雖在1949年國民政府倉皇南竄之際成為中華民國末代閣揆,但彼時國事已不可為,雄霸一方的“山西王”也只能隨著民國一起退出歷史舞臺。
  
  “須辦實業”
  對于貨幣問題,閻錫山同樣不乏識見,他借用馬克思主義中他愿意接受的部分,反對以金銀為本位的貨幣制度,主張發行“物產證券”,收多少貨發多少證券,反對資產私有、生息,主張資由公給,按勞分配。在整頓金融業過程中,他注意保持紙幣幣值的平衡,使得山西在民國內外交迫的窘境里,得以保持基本經濟環境的穩定。
  對于實業與金融、地產等之間的關系,閻錫山相信,“錢欲愈花愈多,須辦實業。”他認為,過于發達的金融市場會對實業造成巨大的沖擊和損失,這大概源于近代晉商因為對外貿易不振而將資金集中于錢莊過度投機最后導致全省性蕭條有關。閻對于資本市場的快速發展極為警惕,他曾經憂心忡忡道:“一元錢月息二分年結賬,一百年之本利和為二十二萬萬一千一百零六萬八千四百八十四元,其數目之大,實堪驚人。說到社會,可知資產生息之弊害,說到身家,當知貸人銀錢之驚懼。”而閻的擔心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得到了驗證:金融市場的過度發達及監管不當,確會帶來令億萬生靈驚懼的嚴重后果。閻對于地產過于繁榮同樣不以為然,他在大約75年前就斷言“一宅一工廠,工廠比宅強,今后要提倡,少宅多工廠。”這多少會使如今被漲個不停的地產價格弄得筋疲力盡的房奴們苦澀一笑――“真被這個土老冒閻老西兒給說中了!”
  《閻錫山日記》對于其人在修養倫理、軍事政治各方面所思所得均有所展示,但在筆者看來,最具價值的部分還是有關閻錫山經濟理念的部分。在以往單向度的歷史敘述中,閻錫山已固化為修窄軌鐵路、肥水怕流外人田的“土皇帝”與守財奴形象,而《閻錫山日記》則提供了重新認識這位“山西王”真實面相的一個機會。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現居北京)
  
  《閻錫山日記:1931-1950》
  作者:閻錫山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1年7月
  人稱“山西王”的閻錫山軍政之余,勤于著述,這本1931~1950年間的日記,多由閻本人于每日晨起洗漱時口述、秘書筆錄而成。本書是節選本,但保留了很多有趣的內容,做人、處事、為學、為教、為政的所思所得均有涉及。
  
  一周書情
  
  《國家的破產》
  作 者:(法)雅克•阿塔利
  出 版: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出版時間:2011年6月
  
  法國兩任總統顧問阿塔利通過研究近代以來公債的發展歷史,揭示了國家公債在戰爭、世界財富轉移中的重要甚至決定性作用。這在西方大國債臺高筑、甚至破產的背景之下,頗具現實意義。
  
  《永遠活在希特勒陰影下嗎?》
  作者:(德)溫克勒
  出版社:三聯書店
  出版時間:2011年06月
  
  本書的著眼點并不僅是德國歷史,還有作為德國歷史參照體系的歐洲的歷史和整個西方史。只有放在這一體系中,長期被回避的納粹時代的衡量標準才會清晰起來。
  
  《從來就沒有救世主》
  作者:許小年
  出版社: 上海三聯書店
  出版時間:2011年5月
  
  本書是經濟學家許小年近年在媒體刊發的一些文章的集納,書中沒有高深的理論,只有常識。但在這個時代中,認識并堅持常識似乎更重要。
  
  《突圍中的農村》
  作者:李桂平
  出版社:江西人民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1年4月
  
  本書從中國農村實際出發,闡述了現階段“三農”遭遇的種種瓶頸,其中有困惑和無奈,也有心得和感悟,是一部真情實感的“三農”著作。
  
  《哈姆雷特的黑莓》
  作者:鮑爾斯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1年6月
  
  我們已生活在微博、MSN、手機編織的大網之中,而這本書提醒我們,我們正失去生活的深度:思想的深度、情感的深度、人際關系的深度以及工作的深度。
  

相關熱詞搜索:山西 財經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yafzge.tw
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