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官場爭斗 [宋晨光官場現行記]

發布時間:2019-04-03 01:31:24 來源: 法律常識 點擊:

  2010年7月9日上午,在省委書記的辦公室,江西省政協副主席、省委統戰部部長宋晨光接到了中央紀委當場宣布的“雙規”決定,隨即被帶走。   次日,中央紀委對外發布消息稱,宋晨光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
  自2009年3月第一次被帶走問話以來,這是16個月內宋晨光第四次被調查。此前“三捉三放”,宋氏均安然過關。
  每次過關后,其均曾高調示人。此番被帶走前的幾天,宋還率隊到沿海各市考察、招商。但這一次,他未能涉險脫身。被帶走10天后,其被免去黨內領導職務;第20無被免去省政協副主席職務。
  現年58歲的宋晨光為江西高安人士,行伍出身,曾在部隊服役20年,1989年以團政委、師政治部副主任之職轉業到地方,在江西省政府辦公廳人事處工作,后步步高升。2002年1月,其以江西省建設廳廳長、黨組書記的職務調任宜春市市長,數月后接任書記一職,2008年3月離開宜春赴任現職。
  宜春在其主政的六年中,流弊橫生,民怨四起。其此番落馬被查即聚焦于該時間段。據接近案情的人士向《財經》記者透露,宋晨光深陷官商同盟怪圈,背后牽涉江西籍富豪李義海等多位商人;宋還涉嫌官位交易,在其前后,已有多位宜春官場人士被帶走。而在其主政宜春期間,多名與之親近的女性獲得不當提拔,官場鬧劇輪番上演。
  宋晨光曾任職省政府法制局,后通過函授為自己編織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的學歷,并作為省級統戰部部長主管宗教事務,但其不信法而迷信――崇鬼神之說及風水玄學,并與多名民間“大師”為伍,表現出其個人信仰的迷失與低級趣味,但其仕途上卻仍能一路高升并獲“帶病”提拔,映射的正是官場之不良生態。
  
  官商生意
  
  宋晨光涉嫌的“內部生意”,包括在酒店等項目、工程上的尋租,以及對人事權的尋租――官位買賣。前者主要體現在宜春市兩家市委接待處管理的賓館――錦繡山莊和宜春賓館的改制,并牽涉江西富豪李義海和另一名福建商人。
  錦繡山莊1997年建成開業,坐落在宜春市城西,靠山臨水,主體除酒店大樓外,還包括108畝的土地綠化面積。2003年,作為來年舉辦第五屆全國農民運動會的配套工程,宜春市政府花費1200萬元對錦繡山莊重新裝修,從三星級提升為四星級,同時對山莊綠化做出改善。
  2006年,已在宜春主政四年的時任市委書記宋晨光,拍板對酒店進行改制,其中錦繡山莊交由李義海控制的江西濟民可信集團(下稱濟民可信)接盤。按照當時簽訂的收購協議,濟民可信擬出資5500萬元,收購錦繡山莊酒店大樓,以及山莊西側的650畝土地。
  據該酒店一位負責人介紹,這個出讓價格有作低之嫌,且合同并未被嚴格執行,濟民可信僅支付1600萬元后即入主錦繡山莊,并成立新的江西濟民可信錦繡山莊酒店有限公司。
  1963年出生的李義海,曾為濟民可信董事長。據履歷,其1986年畢業于江西師范大學,1991年下海經商,1998年12月兼并江西宜春秀江制藥廠(后更名為江西濟民可信藥業有限公司)后發跡,曾擔任江西省政協常委、江西省人大代表,并有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中國工商聯理事會常務理事等頭銜。
  在2009年“胡潤百富榜”中,李義海位列江西籍富豪第5位,財富高達35億元。2008年12月,作為省十一屆人大代表的李義海,被江西省公安廳提請省人大常委會批準采取刑事拘留措施。2010年3月31日,后者罷免其省人大代表職務。目前李義海仍處于羈押狀態。
  據知情人士透露,李義海與宋晨光相熟多年,其能夠入主錦繡山莊,即為宋晨光定奪。工商資料顯示,濟民錦繡2006年9月成立,注冊資本僅200萬元,法人代表為濟民可信總裁熊國慶。
  據2006年的審計報告,該公司全年凈虧損254.548萬元,營業利潤為負171.603萬元。但上述酒店負責人透露,此為虛假報告,改制三年多來,酒店每年均可盈利100多萬元。
  實際上,即使不算上近乎贈送的鄰近390畝土地,僅錦繡山莊固定資產就超過1億元。其中,四星級酒店大樓新裝修后價值超過6000萬元,而按宜春土地市價,山莊另108畝土地每畝時值70多萬元。一個佐證是,2003年至2004年間,宜春市曾將旗下國有資產打包以獲得銀行貸款,當時錦繡山莊的評估價是1.6億元。而2006年酒店轉讓給李義海時,排除土地升值等因素不計,三年后轉讓價格反而縮水九成。
  2006年9月,盡管有眾多酒店員工反對,宋晨光不惜調用警力維持山莊秩序,強行簽訂上述交易。這樁備受詬病的交易隨后屢被舉報,成為牽出宋晨光灰色交易的一個重要線索。
  在錦繡山莊被變賣三個月后,宜春市市委大院附近的宜春賓館,也在宋晨光的主導下由一名福建籍商人以2200萬元收購。
  不過,這筆交易之后出現波折。在2006年年底宜春市政府領導換屆,新領導層上臺后認為宜春賓館改制問題重重,要求重新招標拍賣,最終在開發商補交3000多萬元后,此事才告一段落。
  宋晨光與李義海的另一樁“生意”是,曾以8萬元/畝的價格,將宜春機場規劃地與城區之間近千畝土地售予李,而該片土地時價超過80萬元/畝。這塊土地后被宜春收回。
  宋晨光官商往來的另一種方式是,通過將市政工程轉包至熟悉人士名下,進而收受“好處費”。《財經》記者獲得的一份資料表明,宋晨光名下合計共5,8萬元的四份存折,卻在一位建筑商的包中被發現。接近案情的人士透露,該老板一直跟隨宋包攬工程,上述錢款僅為利息,實際“好處費”上百萬元。
  該人士還稱,宜春市內的宜春大道、瀘州大道、城南工業園內道路和綠化,文體西路BT項目以及宜春彩色地板磚等眾多項目中,宋晨光及其指定商人的身影隨處可見。這些目前為其“經濟問題”的主要線索來源。
  
  官位交易
  
  據與其長期同事的宜春官場人士介紹,宋晨光為人飛揚跋扈,他在宜春官場留下了一句流傳甚廣的“名言”:“什么是市委,市委就是我,我就是市委。”亦因此性格,與宜春官場同僚多有不合。
  對權力的控制欲在背后則體現為官位買賣。上述人士稱,2005年7月被宋晨光叫到辦公室后,他被告知某市“市長的位置空出來了,已經定好你過去,幾個月后就能接書記職位,你準備下”。其事后照常工作,并未明了“準備下”的含義,亦未“表示”。不料一個星期后,他被告知落選,理由是“太不會做人了”。
  2010年年初,宜春市房管局局長王重華被帶走。據介紹,王重華此前經人介紹接近宋晨光,并在送上房產與現金后獲得提拔。其先于宋晨光被帶走,實為有關部門對宋晨光案取證。   此外,宜春袁州區公安局原局長徐序和宜豐縣公安局原局長胡旭軍,亦成為宋晨光落馬的導火線,兩人均為宋所提拔。
  在宋晨光任上,宜春盤踞著多個涉黑組織。其被調任省城后的2009年,分別由“雞皮”周建平、“軍長”陳漢華領頭的兩個涉黑組織被打掉。其中當年8月,盤踞宜春15年的周建平集團12名骨干落網。知情人士透露,經人介紹,周建平結識宋晨光,以此為靠山,曾放豪言“抓我的人還沒出生呢”。
  工商資料顯示,周建平名下包括鵬森房地產開發公司和江西邦克典當有限公司,其牟利手段包括高利貸等。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宋晨光、徐序曲線將名下數額不菲的資金交給周建平,并從中獲益。周建平被羈押后,徐序隨后被控制,其還被指牽涉“軍長”陳漢華的案件。
  胡旭軍則因與宋晨光盟友李義海自導自演一出“案中案”而落馬。據2009年撫州市東鄉縣法院判決,2007年6月14日,李義海為“搞定”與其妻關系熟稔的毒販鄧智華,遂與胡旭軍合謀自購毒品對鄧栽贓后羈押。該案在重審時,胡旭軍被牽出。2009年9月,胡旭軍因犯徇私枉法罪、貪污罪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六年零六個月。
  當地官場多人指責宋晨光任人惟“親”。此“親”一為親戚、同鄉以及錢權交易情誼人士。在宜春市市委書記任上,宋晨光盤桓六年,權傾一時,對人事權絕對把控,曾使得宜春官場有“高安幫”一說,意指其多青睞江西高安同鄉。
  宋晨光胞弟宋紹光,農民出身進入官場,后擔任高安市筠陽街道辦黨委書記。其兄宋星光后官至高安市建設局副局長,如今退休在家。
  另一“親”則指與之“親密”的多名女性,并由此上演官場丑劇。
  其中之一為原在宜春市精神文明辦任職的趙姓女士,2006年由副科長扶正后,次年7月宋晨光即安排市委組織部對其進行考查,擬提拔為副處長。
  按《干部任用條例》規定,由下級正職升任上級副職需滿三年,而此時趙擔任科長不過一年半。宋的決定遭到多人反對。據與之接近的人士透露,在一次市委常委會上談到此事,13名常委中七人反對。宋當場表示不滿,“條例是死的,人是活的。”不久,趙得到升遷。
  除此之外,另有一名幼師出身的小學教師,在結識宋晨光后被安排為公務員。據上述接近宋的人士介紹,由于與公務員選拔程序不符,宋為此設定“曲線”路線:首先因“拾金不昧”事跡評為榮譽市民,進而“特事特辦”,2004年被安排到宜春市審計局上班,隨后又在江西財經大學脫產進修一年,于2007年出任宜春市袁州區科技局領導職務。
  該教師經常出入市委大院,宋晨光對此并不回避。《財經》記者獲悉,上述兩名女性以及其他數位女士已在今年6月,先后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
  一個月后,宋晨光案發。
  
  怪力亂神
  
  宋晨光在人前多有清廉表現。一次返鄉調研時,當地官員聽說他經常失眠,遂將價值8元的藥包交給其隨行下屬。宋獲悉后大怒,不顧眾多高安官員在場,對下屬痛加斥責,并告誡不能隨便收受禮物。
  但其落馬后,背后齷齪盡顯。梳理其20多年的仕途,在宋晨光身上可見一名高級干部腐化后的多面人生。而頗顯怪誕的部分,可謂在“迷信”與“迷失”中刷新紀錄。
  多位接近宋晨光的人士向《財經》記者證實,宋晨光的從政生涯一直有相關民間“大師”為伍,并以后者意見作為其官場準則。
  其一位前下屬透露,在調任宜春后不久,宋晨光稱自己經常失眠,安眠藥無濟于事,認為自己是“鬼魂附身”,讓這位下屬無論如何要找一位“大師”給他驅鬼。
  后者找來宜春袁州區三陽鎮的民間風水師吳某,在市委大院宋的住處,吳大施法事,宋則稱“確實好了很多”。
  與之關系最為親近的則是江西籍氣功大師王林,宋晨光處理官場事務時常靠王林算卦提供依據。王林出生于江兩萍鄉,曾被譽作“中華奇人”,萍鄉的地方網站上稱其具備“特異功能”。錦繡山莊一位前負責人亦向《財經》記者提到,宋遇官場事務甚至人事任免時多與王林交流。并數次叮囑,若王前來山莊須以最高規格接待。
  王林另一個身份則是知名商人,被譽為萍鄉首富。上述山莊負責人透露,在王林買下萍鄉某賓館后,宋晨光則指示一家公司幫其裝修。
  宋晨光的另一行為令人啼笑皆非。2004年農運會期間,曾有中央領導前來考察并入住錦繡山莊。該領導退房后,宋晨光命令上述下屬和酒店負責人立即把守領導入住的房間,不得整理并不準任何人進入。宋隨后趕到入住該房直至次日出門。后來他告訴這名下屬:“我要沾沾喜氣。”
  不信馬列信鬼神,這并未影響其仕途的順風順水。此外,宋晨光通過司法系統函授班的名義,為自己編織了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的學歷。
  2009年,宋晨光歷經“三捉三放”,分別為當年3月、5月和10月。而從2005年起,宜春當地就不斷有官員及商人進行舉報,其卻能安然無恙,并“常在常委會上炫耀,以證明自己上面有人,關系牢固”。不僅如此,宋晨光還被“帶病”提拔,最后官至江西省政協副主席、統戰部部長。
  更荒唐的是,2010年5月-6月,宋晨光在中央黨校學習期間,紀檢部門調閱監控錄像發現,上文提及的趙姓女士跑到中央黨校找宋,兩人在一起待了數天。
  在宋晨光“落馬”前夕,其仍高調露面。2010年6月28日,宋晨光出現在撫州市東華理工大學校園內,“悉心慰問”了安置于此的洪水受災群眾;7月3日,陪同省領導出席上海世博會江西日活動;7月5日至8日,帶隊到沿海城市考察招商。不過,在返回南昌后的次日上午,宋即被帶走。

相關熱詞搜索:官場 宋晨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yafzge.tw
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