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外漢語中級口語教學中的詞匯教學]對外漢語詞匯教學口語教案

發布時間:2019-06-11 01:35:51 來源: 法律論文 點擊:

  [摘要]對外漢語口語教學以培養學生的交際能力為目標,中級口語教學重點是詞匯教學,將詞匯建立在學生的心理認知機制上,將詞匯放置在真實的情境中并進行反復練習,可以提高學生詞匯量和成段表達能力。
  [關鍵詞]中級口語 交際能力 心理詞匯
  [中圖分類號]H195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9-5349(2013)02-0221-02
  我國傳統的對外漢語教學模式不分課型,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漢語教學開始強調實踐性,到70年代一些學校增設了部分口語課和聽力課,綜合課仍然占主導。80年代時,對外漢語教學模式全面采用分課型教學,實現了課程的基本格局的轉型。[1]
  目前,對外漢語口語教學分為三個階段進行,分別是初級、中級、高級,不同階段設置不同的教學重點。一些對外漢語教師表示,學生普遍反映到了中級階段,漢語學習進入了瓶頸期,認為自己進步很慢。中級階段學生具備了一定的語言能力,不使用復雜詞匯、句式也可以完成交際目的,因此,他們往往會習慣性選擇簡單語言,回避復雜詞匯、復雜句式。如:
  教師:你的室友在聽音樂,特別吵,但是你想睡覺,你會怎么辦?
  學生A:搬家。
  學生B:我可以睡覺,沒關系。
  教師問題的目的在于讓學生進行商量、請求或者抱怨,但是學生根據自己的情況更傾向于簡單的回答。從交際效果上來說無可厚非,然而從提高表達能力的教學目標上來說,則無益處。因此,對外漢語中級口語課是一個承上啟下的階段,對于學生進一步學習有著十分重要的作用。
  一、詞匯在外漢語中級口語教學中的重要性
  從課型上來說,口語課的教學目標是培養學生的交際能力。目前,口語教學中普遍存在教師重視生詞、語法講解而忽略學生的表達能力的現象,教師上課并不是以培養學生交際能力為出發點。
  從課程階段來說,中級口語課區別于初級、高級口語課的教學側重在什么地方呢?陳賢純認為中級是詞語強化階段,提出對中級階段詞匯按語義場進行分類,分三個循環進行集中強化。[2]徐子亮提出詞匯學習分為詞語的識記、保持、再認三個環節,對詞語可以按詞性、功能、意義進行分類。[3]
  桂詩春認為口語表達的過程也是語言產生的心理過程,她將之分為三個階段:第一,話語計劃階段,即“說話人根據自己的意圖或者交際雙方的需求計劃自己說話的內容(思想)。”[4]第二,話語構建階段,要從記憶庫的心理詞匯中選擇合適的詞,再按照語法規則將這些詞語進行組合排列,形成有意義的詞組或句子;第三,執行階段,即口語表達。可以看出,口語表達的關鍵在于記憶庫中存在大量的心理詞匯和用來將詞匯組成句子的語言成分。
  因此,增加詞匯的有效輸入是中級口語教學的重點,增大詞匯量,加大中介語在語言學習者學習過程中的作用,培養學生內在的語言學習能力及發現問題、解決問題的能力,為進一步提高詞匯成句、成段表達的能力打基礎。
  二、從心理詞匯角度進行詞匯教學
  如何提高詞匯的有效輸入呢?傳統教學模式過分強調語言形式,忽視語言學習者接受的心理機制,造成學生學會了詞卻無法說出得體的句子。因此,詞匯教學應符合人的心理機制。
  目前,對外漢語口語教學中的詞匯零散分布在課文中,在課文后面附有一對一的解釋,在書后附按字母順序排列的詞匯表,這樣的詞匯呈現方式方便檢索,但不利于掌握。有研究表明:一對一的生詞表并不能促進詞匯在長時記憶中的保持,是因為它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學生對生詞進行猜測的機會,降低詞匯編碼過程的加工水平,削弱學習者對生詞及其共現搭配的注意,從而導致學習者詞塊能力的低下。[5]
  《中級漢語口語(第二版)》(劉德聯、趙曉雨,67-70)第八課《我在校外租了房子》中有27個生詞,排列順序是按照在課文中出現的先后順序,這樣方便查找,但是詞匯與詞匯之間沒有聯系,不容易讓學生記憶。
  心理詞匯理論認為,心理詞庫從根本上來說應該是大腦中所有關于詞形、詞義及其用法的一個巨大的倉庫。張萍提出語心理詞庫構建與詞匯習得發展過程一致,即從音義匹配到句法知識擴展再到語義網絡構建。[6]即詞匯在對外漢語口語教學中的呈現應以意義為聯結點。
  傳統的按照義類進行詞匯分類,如:家具有桌子、椅子、衣柜。這樣分類的好處在于很快理解詞義,但是會有一個問題,桌子和衣柜其本身并沒有什么聯系。如果我們將詞匯放置在一個真實的情境中,詞與詞之間很快就建立了聯系,并且這種聯系建立在心理認知基礎上,比較穩固。
  我們可以把房間當成一個封閉系統,把涉及房間的所有詞作為這個系統的組成單位,我們可以聯想到房間、廚房、客廳、臥室、洗手間、衛生間、暖氣、空調、電腦。廚房中有冰箱、煤氣灶、電磁爐、水龍頭,臥室有床、衣柜,洗手間有馬桶、浴盆、噴頭等。所以,我們可以采取以下方式進行詞匯教學:
  教師:(展示一組房間照片,指著房間的布局、房間的陳設進行詞匯教學)
  房間有哪些?
  學生:臥室、廚房、洗手間、客廳。
  教師:臥室中有什么?
  學生:床、衣柜、空調……
  教師:廚房里有什么?
  ……
  從生活情境中幫助學生認識這些生詞,接下來要通過不斷的練習,讓學生會用這些詞:
  教師:大衛,可以給我們介紹一下你的房間嗎?
  大衛:我的房間有床、電視、電腦、桌子。
  教師:大衛,在學校住好嗎?跟你的家比。
  大衛:不好。太小了,沒有廚房,沒有客廳。
  教師:大衛的宿舍有一張床、有電視,大衛覺得宿舍太小了,住家里比住宿舍好。對不對?
  學生:對。
  ……
  練習了這些詞以后,教師再進一步引導學生進行擴展學習,而詞匯也不限制于房間這個封閉系統:
  教師:如果不喜歡住宿舍,可以到外面租房。你們會租什么樣的房子?
  學生:能上網、有電視、便宜……
  學生:到學校近。
  教師:對,我們要考慮位置和交通,如果想便宜一些,可以兩個人一起租,叫合租。還有別的嗎?
  學生:附近要有買東西的地方。
  教師:對,周圍要有超市、商場……
  ……
  接下來,再找兩三個租房信息,讓學生通過比較選擇租房并說出原因。重復詞匯的同時進行成句、成段表達。學生在真實的情境中進行聯想,詞匯從學生心理認知機制出發,讓學生由被動地接受詞匯到主動地思考。學生在進入房間后,隨時都會遇見用詞的機會,即提高了識別記憶詞匯的能力。
  三、結論
  本文通過對詞匯在對外漢語中級口語教學中重要性的分析及用心理詞匯進行詞匯教學的嘗試,為詞匯教學提供了一種切實可行的方法。對于對外漢語學習者的心理詞匯庫還有待進一步研究。
  【參考文獻】
  [1]吳中偉.對外漢語任務型教學[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9,8:2-3.
  [2]陳賢純.對外漢語中級階段教學改革構想——詞語的集中強化教學.世界漢語教學,1999(4).
  [3]徐子亮.論詞語的積累.漢語學習,1997(4):46-49.
  [4]桂詩春.語言學方法論.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1997:
  415.
  [5]段士平.從詞塊能力看詞匯深度習得中的“高原現象”.國外外語教學,2007,11(4):27-32.
  [6]張萍.詞匯聯想與心理詞庫:詞匯深度知識研究現狀.
  外語教學理論與實踐,2009(3):71-87.

相關熱詞搜索:口語 詞匯 對外漢語 教學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yafzge.tw
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