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銀行120億票據案_23億票據驚天黑幕

發布時間:2019-02-21 01:25:21 來源: 法律文書 點擊:

  10月24日,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審理姚尚加案,一起特大票據詐騙的案件逐漸浮出水面。   根據公訴人的指控,在2002年4月至2010年10月期間,姚尚加向共計21名個人及單位,采用高息借款和非法借取銀行承兌匯票貼現等方法,吸收資金共計4億余元,至案發尚有1.2億余元無法說清去向,尚未歸還。
  根據姚尚加公司員工提供的賬外資料顯示,在2010年8月至9月這短短的兩個月里,姚尚加收到的銀行承兌匯票達到23億余元!
  審計報告表明,姚尚加名下的公司,至2010年8月31日,資產總計僅為234萬余元,但其對外負債卻達1.3億余元。除經營性收支外,姚公司的借貸資金量,月平均超過億元!
  “其實除了上面21名個人及單位報案外,還有不少債權人沒有報案的,所以牽涉的資金可能遠遠不止這些。”一位債權人告訴本刊記者。
  
  保險箱被盜
  500萬元取信資金圈
  
  那么姚尚加究竟是何人?做幾百萬的玻璃生意,怎么能運作數十億元的資金呢?
  資料顯示,姚尚加,1969年出生,小學文化,安徽壽縣人。細究起來,他的生意做得也不大。
  “我曾聽他老婆講,兩人在安徽壽縣的時候是挑糞的,上世紀90年代來上海,當時沒有錢,帶了二十幾塊錢過來。”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姚尚加年輕的時候人蠻勤奮,也肯吃苦,騎著自行車到處做銷售,攢了幾十萬元以后開始開公司。”
  上述公司即是姚尚加在2002年4月注冊的公司,名稱是上海振璃貿易有限公司(下稱“振璃公司”)。但和很多投機取巧的生意人一樣,姚尚加注冊這家公司的注冊資金需50萬元并沒有到位,而是找了家中介公司,支付了一兩萬元的中介費用搞定。
  “當時自有資金大概40萬元左右。”姚尚加在法庭坦言,“但這種做法很普遍,也沒有多考慮。”
  剛開始,姚尚加老老實實做了一段時間的玻璃生意。但是玻璃批發的生意利潤畢竟有限,什么辦法能讓財富迅速擴張呢?一年多后,當姚尚加在做生意接觸到客戶給的“承兌匯票”后,一個快速擴充財富的夢想迅速在他的腦海里升騰。
  “引他進門的是一個叫曹文榮的人,這個人本身也是做票據生意的,他們之間的關系密切。”上述知情人士談道。
  在民間,承兌匯票因為具有遠期兌付的特點,而常常在匯票尚未到期前私下貼現轉讓。這種私下貼現轉讓手續較正規銀行簡便,且貼現費用相對較低,但并不具合法性,屬于擺不上臺面的“私下交易”。
  曹文榮從事的正是這私下交易的生意,靠的是賺取“貼現”的利差。但姚尚加卻有所不同。
  姚尚加的模式是,收取大量承兌匯票,用自己公司開具的遠期支票做抵押,以低息或無息來兌換承兌匯票,但拿到承兌匯票后并非等到期兌換,而是將其拿給下家繼續貼現兌換。貼低息買入、賠高息賣出,這顯然是一筆虧本買賣,但卻可以套取大量現金。
  一開始,姚尚加開具出去的支票是非常有信譽的,100%能夠兌現,這導致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姚尚加、相信姚尚加,也讓后來有幾個和姚尚加合作有6年以上的長期客戶,輕易被騙數千萬元。
  “姚尚加的出名頗為傳奇。2008年前后,聽說曹文榮被偷了一只保險箱,里面應該有不少票據。當時很多人欠曹文榮錢就因此沒還,但聽說只有姚尚加一個人照例還了500多萬元。這件事以后,姚尚加就在上海的資金圈子出名了,大家口口相傳,有的人甚至打聽到姚尚加要把錢交給他處理。”一位債權人告訴記者。
  隨著到姚尚加“處理”承兌匯票的人越來越多,注冊資金僅50萬元的振璃公司所開具的支票已遠遠不能滿足開票要求,此時姚尚加又通過中介幫忙的方式,受讓常州九馳物資有限公司,專門用于開具兌換承兌匯票所需的發票。
  而此時相信姚尚加的人也越來越多。一位叫王萍的債權人,自2006年開始,就和姚尚加有匯票貼現業務的往來。姚總是對王平說,自己需要用承兌匯票進貨,每月有上千萬的進貨量,因此王有多少匯票他都收。光王平一人,前后就有數百張承兌匯票交給姚打理。
  另一位來自浙江慈溪的債權人徐華峰,則是姚尚加在匯票的背書中發現后自己主動聯系上的。姚以2.1%的貼現率給徐提供現金,徐也陸續給姚提供了高達1.24億元左右的承兌匯票。
  
  中年婦女抽資
  23億元票據游戲終結
  
  矛盾始終存在。通過貼低息買入、賠高息賣出,姚尚加的盈利模式到底在哪里呢?還是他根本就沒有盈利模式?
  徐小英是姚尚加案中的一位關鍵人物。常州九馳物資有限公司就是原屬徐小英名下的公司。2007年開始,徐小英開始幫姚尚加做承兌匯票的貼現業務。根據檢察機關提供的振璃公司出納張玉珠的證言,最高峰時,幾乎每個禮拜都交給徐小英1億余元的承兌匯票,而徐將這些匯票轉手貼息兌現后,每次能從中收取300萬-400萬元的手續費。
  徐小英處理的這些票據,一般貼息1.5%-2.2%不等。以平均2%貼息率、最高峰時吸收23億元匯票計算,僅倒貼入的金額就達4600萬元,這還不算給徐小英及其他人的手續費。雖然能大量兌現現金,23億元扣除4600萬元,即22.64億現金,但將近4600萬元的漏洞又如何填補呢?雖然姚尚加表示,公司經營好的時候能夠彌補利息,但檢察機關提供的資料證實,振璃公司經營最好的時候,交易額也僅1500萬至2000萬元左右,要賺取近5000萬元的利潤,得賺到哪一年呢?
  另據記者調查得知,姚尚加除了經營玻璃批發銷售的項目,其他并無實業。為了“做好”玻璃生意,姚尚加租下了三間倉庫,供擺放現貨。
  “姚尚加的三間放玻璃的倉庫,東西都是滿滿的,我們和他做生意,也曾去看過幾次。每次都是忙忙碌碌的景象,看起來生意做得很好。”一位債權人告訴記者。
  當然,這只是姚用來印證“擴大經營規模”的借口之一,更多的跟姚完全沒有業務往來的票據,則是沖著姚尚加的“資金運作”能力而去。
  但對于姚尚加來說,雖然利用自己開出去的遠期支票兌換承兌匯票,隨后讓徐小英等人快速在外地將承兌兌現,能夠打一個時間差,讓公司賬面的現金始終保持一個較高的水平,維持了一種表面的繁榮,但虧損始終存在。而且,隨著票據生意越做越大,這種虧損也越來越大。
  “他的票據生意也就是在2009年開始做大的。但這種模式,必然會有資金鏈斷的那一天。據我所知,2009年開始,他除了做承兌匯票集聚現金,還開始以高利借貸的方式去用民間資金彌補不斷出現的虧空。”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姚給出的月息從1.5分至6.5分不等。
  高利貸在資金鏈中原屬劇毒,此時姚尚加已經逐漸應付不暇。
  “除了徐小英,還有一個叫高穎(音)的中年婦女,她在山東幫姚尚加賣了不少票。聽大家說她可能前后拿了好處有近千萬。但是不知什么原因,在案發前幾個月,她跟姚尚加鬧翻了,突然抽掉了幾千萬的資金,姚可能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資金吃緊的。”上述知情人士告訴記者。
  但問題是,當一系列問題逐漸暴露的時候,姚不是想著去申請破產,不是想著去清償債務,而是利用原有的信譽去進行一場“最后的瘋狂”。
  2010年9月至10月間,檢察機關經審查查明,姚的公司已無實際經營的業務,但是他卻仍然瘋狂地吸收承兌匯票2.5億余元將其變現,其中數億資金無法償還。
  2010年10月14日,十多名債權人圍堵在姚尚加公司門口追討債務,此時,姚的資金鏈徹底斷裂。至當晚21時許,債權人張建新攜5張價值300萬元的空頭支票來到上海市南匯派出所報案。
  至案發,王萍被套6000余萬元;徐華峰被套767余萬元;徐小英被套1800萬余元,其余被套者也均有數百萬至數千萬不等。
  “相關證人證言,姚尚加借取票據時,均稱公司經營玻璃利潤高,借款是要擴大公司經營規模。”公訴人在指控中指出,“但是姚集資的數額與經營規模明顯不符,其行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原始賬本消失
  票據背后爛賬幾何?
  
  相關債權人也表示,介于1.2億元虧空姚尚加說不出去向,他們認為,除部分是利息差造成的虧空外,很大部分可能被姚及其家人隱匿起來了,這也是姚在最后兩個月拼命收票的原因。
  事實上持上述觀點的債權人占大部分,因為在他們看來,整件事似乎是有預謀的。
  “姚尚加的公司除了個別工作人員是外聘的,其余20多個職工,都是姚尚加的親戚。他的老婆、兒子、哥哥、侄子等等,都在公司打工。”這位知情人士談道:“但是奇怪的是,所有資金的經手人,都是姚尚加一個人。后期有一些高利貸的借條等,都是姚一個人簽的字,所以姚的家人,沒有辦法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但事實上,他們有部分人跟這些事也脫不了干系。”
  檢察機關提供的訴訟材料顯示,至案發,扣押的贓物為一幢面積130.12平方米的住宅和一輛寶馬轎車。但相關債權人向記者表示,法院、檢察機關對姚尚加的資產查得不清。
  “那幢房子是姚的住宅,在浦東,現價在每平米1.5萬元,價值200萬元左右。但這套房子本身還有53萬元的建行貸款沒有還清,加上在本案審理前,已經有3家債權人以民事訴訟的方式起訴該房屋,所以該房屋等于被他們3家瓜分了,我們其余的債權人分不到一分錢。”一位債權人告訴記者。
  “此外,姚的公司共有16輛車,不清楚當時為什么沒有全部查封。被本案查封的那輛寶馬車,是在徐小英名下,也早被徐拍賣掉了。16輛車中,有一輛是克萊斯勒300C,姚的兒子姚冬冬的豐田凱美瑞和侄子姚丹丹的本田CRV,目前仍在使用中,并未被查封。其余主要是一些大型貨車、平板車等。”他補充道,“以上海汽車牌照4萬元左右的均價計算,這些汽車拍賣也能有上百萬元的現金。”
  “至案發,姚的倉庫里還有大批庫存的玻璃,當時我們估計有400萬元左右的貨。案發后沒有及時查封,我們去看過幾次。但一段時間后這批貨就被處理掉了。”另一位債權人告訴記者。
  此外,還有大量未去報案的債權人的相關債務沒有統計在該案的涉案金額中。
  “這些人未報案的原因比較復雜,有的可能前期拿到過巨額的利息,虧空不大沒有報案;有的可能本身與姚有其他方面的聯系,如曹文榮,據稱被騙3000多萬元,但是據我們所知姚尚加在法庭上聲稱公司還有一筆1100萬元的應收賬款其實就在曹手里。”知情人士透露。
  究竟有多少欠款?遺憾的是,至案發,振璃公司的原始賬本已經“消失”。
  “最清楚情況的應該是出納張玉珠,她是從2002年開始就在振璃公司,她對這一切賬目應該最清楚。但是至案發,我們向經偵人員反映情況后,經偵人員以張懷孕不便為由并未對張展開深入調查。”一位債權人透露。
  “承兌匯票是不可能隱瞞的,至案發后很多匯票債權人都去掛失了,匯票等于一張廢紙。而姚尚加親戚等多人的銀行賬戶,也在案發后被查過,確實沒有發現資金去向。但是這種事如果有心操作也很容易,只要把當初兌現的現金私藏起來,或者找個跟姚家完全沒有關系的第三者的身份做個賬戶存起來,根本查不到。”幾個債權人均私下揣測,大量“消失”的錢可能被姚藏起來了,“只要姚不被判死刑,姚家能拿到幾千萬,他們就是贏家。”
  更為嚴重的是,隨著大量上家用票據從姚手中換得空頭支票、而票據被姚貼現消失在江、浙、滬、山東各地后,沒拿到錢的上家們開始在各地法院掛失自己的票據,而拿出真金白銀換得承兌票據的下家們,拿著還未來得及兌現的票據也成為了一張張廢紙。
  各地的金融秩序被迅速攪渾。
  但姚尚加本人似乎對此事應對輕松,這也造成審判長在庭審當天數次指出:姚尚加你的認罪態度到底是什么?為什么還能在法庭上笑得出來?
  與之對比的是,姚妻因為聽到房產將被抵押還債時而在法庭上情緒失控,哭訴著對法官叫屈。
  這究竟是一場戲還是一個局?不管怎樣,1.2億元的資金去向還是一大疑問。對于多數債權人來說,目前最苦惱的是,票據和錢都難以挽回。

相關熱詞搜索:票據 黑幕 驚天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yafzge.tw
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