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文:甄妮和羅文睡覺

發布時間:2019-03-03 01:27:09 來源: 法律文書 點擊:

  羅文去世后,香港全城縞素。武俠小說家金庸給羅文的悼詞是“歌在人心”。   然而,與其說人們是在悼念這位一代巨星,不如說是對“香港精神”的追念。   今年年初,香港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在他的財政預算案演辭結語中,異乎尋常地引用了一段歌詞――是香港家喻戶曉的《獅子山下》――“放開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同舟人誓相隨,無畏更無懼……”
  這幾年香港經濟衰退,頗讓人心灰意冷,梁錦松引用這首30多年前的老歌,無非是借古喻今,試圖喚起曾經在過去歲月里創造了香港成功的“香港精神”。
  其時,這首歌的演唱者羅文已在肝癌晚期,正在憑意志苦撐。10月18日中午,電臺忽然傳出他的死訊,節目主持人邊說邊飲泣,但消息立刻被發現是誤傳,羅文仍在彌留中掙扎,延至晚上才去世。主診醫生后來說:“羅文生存意志非常堅強。”
  不要小覷這個細節──香港人當下最欣賞的,是擁有頑強斗志的人物。羅文與病魔對抗,呼應了他的歌曲的勵志精神。借《獅子山下》,羅文被大眾重新發現,經香港傳媒反復詮釋,他由本來娛樂大眾的藝人上升為代表香港流金歲月精神價值的傳奇人物。對此,相信連他本人也始料未及。
  更有趣的是,縱觀羅文35年的演藝生涯,音樂風格其實十分多元化。他是個兩面人,在《獅子山下》、《幾許風雨》一類勵志歌曲之外,還有大異其趣的另一面。他有些歌曲陰陽怪氣,如《波斯貓》,是游離于同性與異性之間,大玩女性化的男性形象,人們愛用“妖艷姣俏、露骨自戀”去形容。羅文一生未婚,有傳聞說他是同性戀者,但一直沒有得到證實。
  羅文原名譚百先,1950年出生,原籍廣西桂平,雙親早逝,13歲赴港,曾經做過裁縫學徒、荔園撕票員和銀行辦公室助理。1966年開始在灣仔酒吧唱歌,20世紀70年代,香港免費無線電視時代來臨,羅文以唱電視劇主題曲成名,代表作品有《前程錦繡》、《小李飛刀》、《家變》等,一生共有650首金曲。
  羅文不是創作歌手,只演唱別人創作的歌曲。像《獅子山下》,作者是香港首席填詞人黃?。羅文讀書不多,沒法寫出如此動人的歌詞,但他聲音洪亮,極有唱歌的天分,是作品最佳的演繹者之一。
  羅文的個人奮斗史跟香港70年代以后各歷史階段緊扣。如今香港的中年人,許多都是聽羅文歌曲、看羅文表演長大的。他代表了香港二次世界大戰后“嬰兒潮”一代的音樂文化。嬰兒潮一代是指二次世界大戰之后至60年代末出生的人,他們重視工作與家庭價值,戰后西方與東亞地區的經濟繁榮,都由他們創造;但他們也重視個人自由,挑戰傳統觀念與規范。羅文的歌曲傳遞的信息,以及游走于不同類型的舞臺風格的嘗試,是創造香港繁榮一整代人的集體記憶。
  只有少數歌手,如許冠杰、林子祥,能享有如羅文般的地位,受香港普羅大眾推崇。他們的奮斗故事,也是香港人的奮斗故事。但香港大學畢業的許冠杰是精英知識分子,羅文的英文與音樂能力卻是全憑自學得來;中年以后,林子祥攜如花美眷移民海外,作了最典型的香港中產階級的選擇,羅文有足夠的資格與能力移民,卻選擇留在香港生活。這點點滴滴的分別,使今天為失業、負資產、生活壓力而叫苦連天的香港人,更加認同羅文所代表的價值。
  羅文的華麗喪禮,像場演唱會──只是不準記者入場,避免他們偷拍死者遺容。在“后現代”世界中,連續多天的煽情新聞頭條,營造了介乎全民哀傷與集體亢奮的奇妙狀態。著名人物的喪禮,不過是大眾話題,轉眼隨風而逝。羅文尸骨未寒,各唱片公司已為他遺下歌曲版權如何分配展開爭奪戰。香港傳播媒介又渲染羅文死后,可能化成彩蝶飛入靈堂的迷信,以求吸引讀者……諸如此類,都“很香港”。悼念、哀傷或懷念,在“后現代”世界中,只是符號化的托詞,也都不過是形形色色的商業考慮。
  但畢竟,隨著死亡的洗練,羅文的象征由狹義擴展至廣義,朝向完美人格方向演化。在香港“后泡沫時代”的價值重整過程中,羅文代表了一種香港價值。死者已矣,人們懷念的,其實是那能燃起人們熊熊心火、逆境自強的音樂感染力。
  羅文只活到52歲,不算長命,但其留下的歌曲,是香港精神文明的象征,永駐人間。作為藝人,夫復何求?
  相對今天五音不全、文化水平參差的新一代香港歌手,這卻是奢求。

相關熱詞搜索:羅文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yafzge.tw
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