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鐘惺詩歌中的關注現實詩作] 詩歌大全100首

發布時間:2019-06-11 01:36:45 來源: 法律咨詢 點擊:

  摘要:鐘惺詩歌不僅數量眾多且內容豐富,但人們往往關注他的寫景詩作,其實鐘惺對于現實同樣非常關注,他有不少關注現實、深入生活的文章,其中包括對國家戰爭、政局混亂、人民疾苦的關注。
  關鍵詞:鐘惺;詩歌;關注現實
  作者簡介:梁琨(1983-),女,河南新鄉人,新鄉學院文學院助教,研究方向:元明清文學。
  [中圖分類號]:I20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2139(2013)-7-0-01
  鐘惺幼年熟讀古書,從小就立志長大為國盡忠,他的這番理想雖未實現,但是幾十年來為之付出的努力確實是誠心實意的,十八歲補諸生,三十七歲中進士,寒窗苦讀十幾年就是為了能夠進入仕途,建功立業。盡管他的官職不高,但這并不影響他對于現實的關注,很多詩歌都是都是對當時的現實有感而發的。
  一、對國家戰爭的關注。如《懸軍》:
  聞道刑司馬,懸軍駐島夷。圣人寬外懼,小國望王師。休戚關何事?恩威在此時。爾邦全仗漢,供億莫言疲。[1]
  這首詩作于萬歷二十七年,是《隱秀軒集》中有年代可考的最早的一首,根據這首詩的內容,估計是鐘惺早年詩集《玄對齋集》中的一首。萬歷二十五年,日本統治者豐臣秀吉發動對朝鮮的侵略戰爭,戰爭剛開始朝鮮軍隊就潰不成軍,由于當時中國是朝鮮的保護國,朝鮮便向中國求救。詩中的“小國”指的就是朝鮮,“王師”指明朝,萬歷帝知道后馬上出兵支援,派邢階為尚書,總督薊遼保定軍務經略御倭,“恩威”就在此時展現。由于朝鮮軍隊的戰斗力太差,所以戰爭
  基本上就是明朝軍隊與日本軍隊展開的交鋒。這次戰爭異常艱苦,日本軍隊在人數上占絕對優勢,有些戰場甚至出現過以一敵十的情況。在這種不利的形勢下,明朝軍隊基本上是靠智取。戰爭最后以中朝勝利,日本失敗而告終。從這場戰爭可以看出,雖然明朝的政局出現動蕩,但是軍隊的戰斗力還比較強。朝鮮方面十分感謝明朝軍隊參加戰斗,“爾邦全仗漢,供億莫言疲。”除這首詩外,鐘惺還有一些反映戰爭的詩歌,包括后期抗擊后金的詩歌如《遼陽陷后聞友人張任甫先赴參謀之召得書詢知尚未出關欣慨交心勉其后圖》、《丘長孺將赴遼陽留詩別友意欲勿生壯惋之余和以送之》等等都表現了他對于國家安危的擔心。
  二、對政局混亂的關注。如《邸報》:
  日余生也晚,前事未睹記。矧乃處下流,朝章非所識。三十馀年中,局面往往異。冰山往崔嵬,誰肯施螂臂?片字犯鱗甲,萬里御魑魅。目前禍堪怵,身后名難計。邇者增諫員,鼗鐸略已備。褒誅兩不聞,人人爭幕義。請劍等尋常,折檻何容易?撩須料不咥,探頷何須睡?眾響忽如一,一辭申數四。己酉王正月,郵書前后至。數十萬馀言,兩三月中事。野人得寓目,吐舌嘆且悸。耳目化齒牙,世界成罵詈。嘵嘵自嘵嘵,憒憒終憒憒。雄主妙伸縮,寬容寓裁制。并廢或兩存,喧嘿無二視。下亦復何名,上亦復何利?議異反為同,途開恐成閉。機彀有倚伏,此患或不細。遘茲不諱朝,杞人彌憂畏。[2]
  對于當時政局的混亂,鐘惺也是深有感悟,如這首《邸報》。這首詩創作于萬歷三十七年,是萬歷初年到中后期政壇的真實寫照。“三十余年中,局面往往異”幾句是說張居正任首輔期間對言官的高壓政策,造成言路不暢。鐘惺十分痛恨這種情況,他認為壓制官員的言路會影響國家的發展。在張氏死后,無人能完全控制政局,終于言路暢通,但當時政局混亂,大臣們圍繞著立儲問題紛紛上書,到后來甚至發展成為朝臣之間互相攻擊,甚至連首輔都被痛罵,有些首輔干脆辭職不干,一度出現過內閣無人的局面。“邇者增諫員,鼗鐸略已備”之后表現的就是這種混亂的政局。鐘惺不喜歡張居正禁錮朝政,但是他更加不忍心看到朝臣為了功名利祿互相攻擊,荒廢國事。在這首詩中,鐘惺批評了大臣以攻擊為能事的無聊心態,同時也把矛頭指向皇帝,諷刺皇帝荒廢怠政。所以此詩一出,“一時耳日亦覺振動,后漸為人所覺,即被彈章”。[3]
  三、關注民生疾苦。如《江行俳體》組詩中的一首:
  虛船也復戒偷關,枉殺西風盡日灣。舟臥夢歸醒見水,江行怨泊快看山。弘羊半自儒生出,餒虎空傳稅使還。近道計臣心轉細,官錢曾未漏漁蠻。[4]
  這首詩揭示了勞動人民的辛酸生活,晚明時期政治黑暗,統治階級揮霍無度,為了獲取更多的利益,當權派給勞動人民攤派了花樣繁多的稅收。這首詩講的是漁民為了躲避稅收一直躲在船上不敢回家,可即使這樣也未能逃過政府爪牙的魔掌,依然被追回要求交錢。這首詩歌是組詩《江行俳體》中的一首,這部組詩共12首,創作于萬歷三十六年,是鐘惺首次離家前往南京路上的所見所聞,雖然這時他還未入仕,但是政治敏銳性非常強,《江行俳體》從各個角度去展現當時勞動人民實實在在的生活,觀察入微,批駁透徹,充分展示了作者對終年辛苦卻被搜刮干凈,無衣無食的貧苦百姓深切的人道主義同情和對統治階級驕奢淫逸、窮兇極惡、殘酷壓榨行為的嚴厲譴責。另外還有《元旦臘雪歌和蘇弘家符卿》講的也是貧民階層的悲慘生活。詩中有“猶記楚中歲戊子,斗米二百錢未已。而時糴貸反能支,未見確然皆餓死。后一紀馀斗百錢,滿眼郊原骨拄天。可見公私錢漸空,有年難于昔無年。”[5]表現了晚明時期人民的艱難生活、困頓無依甚至被活活餓死,另外國庫也出現問題,嚴重虧空,折射出晚明嚴重的經濟問題及社會危機。
  從以上作品可以看出鐘惺的確是心系國家,外憂內患、政局混亂、皇帝怠政等等一系列的問題他都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可是作為一個低級的官員他又無力改變什么,所以只有通過自己的詩歌表達作為知識分子的焦急與憤慨。后世有人污蔑鐘惺不關心現實,只寫“幽峭”的作品,從這里看出與其本人是極為不符的。
  注釋:
  [1]、鐘惺著,李先耕、崔重慶標校:《隱秀軒集》卷第六,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第72頁。
  [2]、鐘惺著,李先耕、崔重慶標校:《隱秀軒集》卷第二,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第7頁。
  [3]、轉引自陳廣弘:《鐘惺年譜》,復旦大學出版社1993年版,第52頁。
  [4]、鐘惺著,李先耕、崔重慶標校:《隱秀軒集》卷第一○,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第153頁。
  [5]、鐘惺著,李先耕、崔重慶標校:《隱秀軒集》卷第五,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版,第65頁。
  參考文獻:
  1、鐘惺:隱秀軒集「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
  2、陳廣弘:竟陵派研究「M].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06.
  3、鄔國平:竟陵派與明代文學批評「M].上海:上海出版社,2006.

相關熱詞搜索:詩作 淺談 詩歌 現實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yafzge.tw
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