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第二十二條軍規》的創作特點談貫穿其中的存在主義思想 第二十二條軍規

發布時間:2019-06-11 01:36:55 來源: 法律咨詢 點擊:

  摘要:存在主義是個復雜的哲學概念,它認為,世界是荒謬的,存在是痛苦的。人不能肯定自己的存在,更無法尋覓自己的本質。《第二十二條軍規》就是以存在主義思想為創作特點,用奇特的敘事方式,構造了一個荒誕、冷漠而又瘋狂的人類世界。
  關鍵詞:存在主義;荒誕;自由選擇;非邏輯
  作者簡介:竇素梅,女,河南商丘人,商丘工學院外語教師,主要研究方向為英美文學史及英美文學教育。
  [中圖分類號]:I10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2139(2013)-7-0-02
  《第二十二條軍規》是美國作家約瑟夫·海勒的代表作品,也是“黑色幽默”派的代表著作。小說以第二次世界大戰為背景,通過對一支虛構的美國空軍部隊在意大利皮亞扎諾島上的戰爭描寫,揭示出一個令人痛苦和迷茫的混亂世界以及噩夢般的生活現實。小說獨特的敘事方式以及制度化了的混亂生活現實是其存在主義思想的主要體現。
  1. 從《第二十二條軍規》的敘事方式看海勒對混亂生活世界的構造
  1.1小說按照時空的非線性結構敘述故事的發生、發展及結果
  《第二十二條軍規》的敘事方式突破了起興——環境渲染——人物出場——事件發展——高潮——結局這一傳統格局,而是選擇從事件的中間插入部分情節片段,然后在其他的典型事件中尋找與此相關的另外的情節加以搭配,最后,在主人公的活動背景下,點出最后結局。讓人頗感意外,而且還會覺得有幾分混亂,我們只有把握作者的謀篇布略,從不同章節尋求組成故事的片段,然后才能組合成一個完整的、合乎邏輯的事件。
  這種手法看似怪誕,實則凝聚了作者的匠心。一方面,通過這樣的結構安排篇章,能夠突出故事的看點,引起讀者的各種疑問,進而吸引讀者繼續閱讀;另一方面,這種時空錯亂的敘事方式正好與作者欲構造的混亂不堪的世界吻合,就像美國著名批評家道格·各柯羅杰所說的那樣:“一部描寫很露骨的荒誕混亂世界的小說使用同樣荒誕散亂的風格是再合適不過了”。海勒就是用這種方式勾勒了主人公約瑟連所生活的瘋狂的現實和其所不得不遵循的荒誕的邏輯。
  小說中的荒誕是一種事實,按照法國存在主義思想代表薩特的觀點,這種事實指的是人類生存的一種主要境況,即“人類的生存環境有三個層次,即自然的生存環境、人與人之間的人際環境和政治經濟作用而產生的深層的社會環境”,
  薩特認為,“由于每個人都有他的思想和意識,每個人都有他的‘主觀性’,因此在這個主觀性林立的社會里,人與人之間必然充滿沖突、抗爭與殘酷的爭奪,充滿了丑惡和罪行,一切都是荒謬的。而人只是這個荒謬、冷酷處境中的一個痛苦掙扎的存在,世界給人的只能是無盡的苦悶、失望和悲觀消極,人生是痛苦的過程”。
  《第二十二條軍規》就著重描寫了復雜人際環境和深層社會環境下的人的境況。小說中人與人之間充滿了隔閡與對峙,人與人之間失去了真誠和相互信賴而變得難以交流和溝通,甚至相互傾軋和猜疑。島上的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思想和意識,并為此展開了無窮無盡的對峙和斗爭,具體表現在官員之間、普通飛行員之間、官員和飛行員之間,甚至是夫妻之間和翁婿之間。小說中的各種人物行為無疑是荒誕的,是怪異的,在這種荒誕怪異的環境中,人要找到自己的本質,就必須做出相應的“自由選擇”,選擇了自己需要走的人生道路之后,才能確定自我的本質及價值。
  小說中的荒誕無處不在。比如:謝斯科普夫少尉為了邀功晉級,無心搭理自己的老婆,也不顧她和約瑟連偷情鬼混——約瑟連以此來報復自己的上司,而他老婆也以此來對自己的丈夫以前所做的一樁樁壞事進行報復;德里德爾將軍對自己的女婿穆達士上校寸步不上,竟然讓漂亮的女護士在他身邊轉悠,目的是想撩得他魂不守舍,逼他就范。
  小說對故事情節的片段分割,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一種對所要營造的荒誕世界的外在表現。
  1.2小說虛構的荒誕制度更加重了主人公所存在的現實世界的瘋狂與怪異
  “第二十二條軍規”規定:只有瘋子才能獲準免于飛行,但必須由本人提出申請,但你一旦提出申請,恰好證明了你是一個正常人,還是在劫難逃。這不僅僅是一個走不出的邏輯怪圈,而且是一個定義他人的同時又拒絕他人定義自我的陷阱。顯而易見,在這支美國空軍里,瘋不瘋,成為了一個無法被定義,無法被證明的死循環,是一個永遠也走不出的環形胡同。這里不僅僅是瘋或者不瘋的問題,甚至是在生死上,人也失去了定義的權利。
  比如:瑪德中尉死了,他的行囊留在了約瑟連的帳篷里。由于瑪德中尉沒有注冊就犧牲了,所以他成了一個無法在檔案里注銷死亡的人。雖然大家都知道瑪德已死,但誰也不能宣告他的死亡。而丹妮卡醫生通過在飛行日志上簽字造假而逃離飛行,同時還能一分不少地領取飛行津貼,然而當麥克沃特機毀人亡之后,丹妮卡醫生也名正言順地成了一個“已死的人”。即使全飛行大隊的人都知道他在醫務室門口享受陽光的沐浴,但人人都在愉快地談論著他的死亡。
  這個世界充滿了荒唐、絕望,人無法確定自己是否存在,即便是精神的存在也是被牢牢禁錮的。這些恰好印證了存在主義思想家的論斷:人的存在是無價值的,也是無意義的。
  2. 從小說中人物的行為窺視現實世界的荒誕無稽以及對人的存在意義的絕望
  在這樣一個瘋狂又荒誕的世界里,約塞連經歷了一個由尋找自身存在意義到悲觀絕望的過程。他原本是一個熱血青年,滿懷對戰斗的憧憬,然而卡思卡特之流顯貴了,戰友相繼犧牲了,回國的希望破滅了,他也從一個渴望而仰慕英雄的人變成了一個拋棄英雄欲望的人。他意識到了這個世界的本質,“當我抬起頭來時,我看到人們全在設法賺錢。我看不見天堂,看不見上帝,也看不見天使。我只看見人們利用每一次的正當行動和每一場人類的悲劇大把大把地撈錢。”正是這種荒誕使約塞連成為了一個絞盡腦汁躲避飛行任務的逃兵,最后不得不以開小差的方式逃往瑞典。   薩特認為,人有絕對的自由,所以人能夠自由選擇和行動,任何人都可以通過選擇自己的行動來定義自我的本質。海勒繼承了薩特的“自由選擇說”,但并沒有因循薩特通過自由選擇而追尋存在意義的觀點,而是把人的存在意義直接推向了死亡。也就是說,既然世界充滿了非邏輯,那么人不管如何選擇,仍然不能逃離空虛、頹亡的結局。所以,人在這種環境中無法存在,更談不上存在的意義了。
  比如:“第二十二條軍規”規定:飛行員飛滿25架次就能回國,但它又說,你必須絕對服從命令,要不就不能回國。于是我們就看到,亨格利·喬不斷地飛滿飛行任務,他每次都在準備回國的行李,但總是不得不被卡思卡特上校新增的飛行任務留在戰場上。
  “軍規”本來就是矛盾重重,然而人們又要無條件地執行。可以說,這里存在的只有荒誕的邏輯,而沒有原本的人身,當然也不會有“飛滿任務”而回國的現實意義。這就是海勒所要展現給我們的“絕望的存在”。
  3.從小說中人與人之間的關系看其“荒謬的世界,痛苦的存在”的思想
  海勒曾說:“我對戰爭題材并不感興趣.在《第二十二條軍規》里,我也并不對戰爭感興趣。我感興趣的是官僚權力機構中的千人關系.它寫外部力量或制度對人的壓迫和侵蝕作用。”
  海勒認為,約瑟連生活在一個充滿隔閡的世界里,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也大都是基于生存的需要而建立的,所有的人際關系都是為了達到自己的私欲而拿來利用的物件,而不是作為一種無功利性質的純感情而存在。
  比如:卡思卡特上校和眾多的軍官士兵之間的關系,就是一種典型的剝削與被剝削的關系。在這里,人性的邪惡已達到了毀滅的程度。他將士兵和軍官當做自己邀功晉爵的工具,因此他不在乎犧牲飛機和官兵的性命,在他的觀念里,“一將功成萬骨枯”是人世間最偉大的理論,于是,他毫無顧忌地申請高難度的作戰任務,以此取悅于自己的上官。小說中的這類人際關系描寫比比皆是。
  人與人的這種關系是冷酷無情的,所有人為了生存都必須首先忍受存在的痛苦,這是一個非常滑稽的邏輯。由此構成的世界也就與地獄無異。
  參考文獻:
  1、劉洪濤.外國文學作品導讀[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4
  2、[美] Margaret Miller ,Brian Phillips.哈佛藍星雙語名著導讀:第二十二條軍規[M]. 劉國強譯. 天津:天津科技翻譯出版公司,2003
  3、[美] 威廉·巴雷特.《非理性的人——存在主義哲學研究》[M].段德智譯. 上海譯文出版社,1992,1
  4、常耀信.美國文學簡史(第二版)[M]. 天津:南開大學出版社,2004
  5、何建文.海勒世界的神與蟲——《第二十二條軍規》初探[J]. 外國文學研究. 1996(4):39——46
  6、徐崇溫等. 薩特及其存在主義[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

相關熱詞搜索:存在主義 軍規 貫穿 創作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yafzge.tw
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