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健強的畫:夏健強現在怎么樣

發布時間:2019-10-21 01:10:48 來源: 合同范本 點擊:

  5月7日,夏健強的第一本畫冊《夏健強的畫》在北京舉行發布會,張晶在臺上一直鞠躬,感謝所有幫助過他們的人。她想把12歲的兒子也帶上臺,虎頭虎腦的夏健強卻死活不肯,張晶抱著他的腰一步一挪,好不容易上臺,一松手,他又開溜了。臺下恰好有觀眾提問夏俊峰的事,夏健強突然頓住腳,一臉神傷地回頭望向張晶。
  看見兒子無助、茫然,張晶很心痛,也很無奈:“我不想把兒子推到公眾面前,但希望他經常出來走走,別再悶在家里對著畫一聲不吭。況且,我也不敢讓人們忘了夏俊峰的事。”
  小攤販的幸福生活
  只有提起和夏俊峰在一起的小日子時,張晶才有笑容。
  夏健強從小愛畫畫,每長高一截,家里就會多一截墻繪。上幼兒園后,夏健強的畫是班里最好的,老師說他很有天賦,建議張晶給他報專業繪畫班。夫妻倆合計著,除去500元的學畫費,生活勉勉強強能湊合。
  于是,7歲的夏健強被送進少年宮,專門學畫畫。
  2007年年底,夏俊峰的母親因病常跑醫院,花了不少錢,也打亂了家里的收支平衡。為了讓兒子繼續學畫,張晶夫婦開始擺路邊攤賣炸串。擺炸串攤起早貪黑,很辛苦,但每次看見兒子高高舉起的畫作,夫妻倆覺得再累再苦都是值得的。
  那會兒,夏俊峰最大的夢想就是攢夠錢,送兒子去北京開畫展,但他的美夢還未實現,噩夢便向他們襲來。
  一個家庭的坍塌
  2009年5月16日,被城管逮住交罰款的夏俊峰在城管隊的勤務室里,與城管們發生激烈沖突,兩名城管被他用隨身攜帶的小刀刺死,一名城管重傷。如今再提及這一天,張晶一面用衣角拭淚,一面喃喃自語:“他那幾刀,毀掉的是3個家庭啊。”言語中,有悔恨,有痛惜,也有心酸和無奈。
  “夏俊峰案”轟動全國,國內外上百家媒體蜂擁而至,張晶走到哪兒,都能聽到有人討論案情。
  無論外界鬧得多兇,整日以淚洗面的張晶唯一的希望,是不讓兒子知道真相。“媽媽,爸爸怎么還沒回來?”夏健強疑惑,沒人陪他釣魚的周末太無聊了。張晶強撐著笑:“爸爸去新西蘭親戚那兒打工了。”
  夏健強并不信,他常看到媽媽偷偷抹淚,尤其是他指著畫里的爸爸,媽媽都滿臉傷感。直到鄰居的孩子跑來告訴他:“好多電視臺都在播,你爸爸殺了人!”
  夏健強哭著找張晶求證,張晶再也撐不住了,緊緊抱住他,母子倆哭作一團。這是自夏俊峰殺人被拘后,張晶第一次放聲痛哭。“自從那天他離開家,就再沒回來過,曾經充滿歡聲笑語的家瞬間被悲涼的氣息填滿。每次吃飯,公公婆婆都會多備一副碗筷,然后又急急忙忙地收回去,再然后就是痛哭一場。”
  三個家庭的破碎
  張晶成了這個家庭的支柱,帶孩子、照顧公婆、日夜為案子奔波,忙得天昏地暗。只有初中文化的她從零開始,學用電腦、學習法律常識、鍛煉思考和表達能力,關心一切可能影響夏俊峰判決的國家大事、政策變化。認識的人都感嘆:“你變化太大了。”
  即使做了這么多,在一審判決前,她還是從律師那里得知,她所找的證據依然不足以幫夏俊峰洗脫罪名。于是,她決定去找被害城管家庭,希望能得到他們的原諒,“只要他們原諒,他的罪就可以輕一點。”
  張晶來到申凱家,忐忑地叩開申家大門。申父一見是她,瞪著紅腫的雙眼說:“你來干什么?滾。”說著就要關門。張晶趕緊把右腳伸進門,“申叔,我來看看你們。”“不要你貓哭耗子假慈悲。”張晶硬著頭皮走進屋,屋里有點亂,桌上布滿了灰,顯然屋子已很久沒打掃了。屋中央掛著申凱的遺照,張晶看著照片愣住了,他和他差不多大吧,如今卻沒了。她心中閃過一絲難過。
  突然,一個面黃肌瘦的中年婦女沖到張晶跟前,惡狠狠地抓著她的衣領一面吼道:“你還敢來!”一面不停地廝打她。張晶任由她發泄,她希望她發泄完了,就可以原諒他了。但直到她累得癱軟在地,嘴里還是嚷著那句“殺人償命”。張晶看著這個失去丈夫的女人,突然心生愧疚,說道:“大姐,好好活著。”淚瞬間滑落臉頰,她似在安慰別人,又似在安慰自己。
  張晶拖著疲憊的身體來到另一個城管張旭東家里,依然沒有得到好臉色,但她沒有放棄,一次又一次往返于兩個家庭,每去一次,內心的懺悔就多一些,“起初,只意識到自己家庭的慘狀,后來才覺得,其實他也破壞了別人的家庭。”
  即便張晶一次次地去哀求,希望他們原諒他,但始終沒有得到他們的寬恕。2009年11月15日,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認定夏俊峰的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在旁聽審的張晶心痛欲裂地抬頭,瘦成一條線的他站得搖搖晃晃。他一直沒看她,在離開前才望向她的方向,她不敢哭,卻看到他抽泣著離開。
  堅持上訴到底,張晶又開始日復一日地奔波,每天睡眠時間不超過5個小時,“只求他能活下來。”
  自閉的孩子
  事發后的三年里,張晶一共在法庭上見過夏俊峰四次。不能見面,不能寫信,只能托律師傳達消息,夏俊峰說得最多的是:“好好生活,好好照顧家里和兒子。”
  但一心撲在案子上的張晶卻忽略了兒子的情緒。在等待復核結果的日子,全家人默契地三緘其口,不提夏俊峰。
  夏健強看到那些幸福的一家三口,總會別過頭不忍直視,還在日記里寫道:“我好想大哭,可我不敢,怕媽媽傷心,怕家里人傷心。”
  原本活潑的他越來越沉默,放學后從不下樓玩耍,總窩在家里畫畫。他的畫被傳上網,網友們都說畫雖充滿童真,但仔細看,會發現心理陰影:繁花盛開的草地上站著個女人,不遠處卻有一個黑色人影被困在牢籠中……
  去年10月,夏健強被同學打成輕微腦震蕩卻不敢還手。氣急的張晶沖他吼:“你為什么不還手?”沉默良久,夏健強才哭著說:“我還手,他說我爸是殺人犯怎么辦?我把他打死了怎么辦?”張晶失聲痛哭,這才留意到兒子的反常,抽出時間陪兒子聊天、畫畫,希望他能打開心結。
  在張晶的陪伴下,夏健強逐漸開朗起來,而他的畫作也贏得眾多藝術家的贊賞,部分作品還被做成臺歷。大眾贊美夏健強的繪畫天分,生怕他因夏俊峰而毀了前程,于是紛紛向他捐款,希望他好好畫畫,好好學習。
  因為出畫冊,夏健強成了學校里人盡皆知的小畫家,丟失的自信逐漸找了回來。張晶托律師把兒子的畫帶給夏俊峰,希望他多一些活下去的信心,“他一頁頁地翻,邊看邊哭,讓我以后少給他存生活費,都給孩子畫畫用。”
  尾聲
  夏俊峰的死刑復核結果依然遙遙無期,張晶知道最長的復核可能長達十幾年,因而希望快點有個結果,卻又擔心那不會是她想要的。所以,她頻頻地帶著夏健強出現在公眾面前,希望公眾不要淡忘夏俊峰案:“這或許能影響復核結果,我只要他活著。”
  張晶說,她常常回想起被夏俊峰殺死的城管,其中一個城管的女兒和夏健強一般大。三個家庭的軌跡都因這場意外徹底改變。她起初為求對方寬恕,現在卻只為心安,對得起無辜的孩子。“幾乎不去了,怕惹對方傷心。只是把強強賣畫冊賺的錢分成三份,有兩份留給了他們。”
  她也時常教育兒子:“千萬不要怨恨,世界上有很多幫我們的菩薩。”善與惡、對與錯或許就像孩子間的爭執,沒有絕對正確的一方,站的位置不同,看問題的方向也就不同了。“以前埋怨城管暴力執法、認為自己才是受害方,漸漸地,我也覺得夏俊峰反抗暴力的方式欠妥,我們也是施害方。所以,我會盡量彌補。”

相關熱詞搜索:夏健強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yafzge.tw
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