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化與越軌 越軌理論

發布時間:2019-06-11 01:36:51 來源: 判裁文書 點擊:

  摘要:蕭紅,是一位完全憑靠天才去創作的女作家。她沒有接受過正統的教育,也沒有一個很好的學習背景,卻創作出了很多有巨大影響力的作品。這些作品,內容豐富,題材全面,尤其在藝術方面,匠心獨具、自成一體。蕭紅,以其詩化的行文風格,越軌的抒情方式,描寫出了一個又一個動人的故事,揭示出了一個又一個深刻的哲理。
  關鍵詞:蕭紅;詩化風格;越軌筆致
  作者簡介:楊麗麗(1985-),女,河北承德人,遼寧師范大學中國現當代文學研究生。
  [中圖分類號]:I20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2139(2013)-7-0-02
  蕭紅曾經說過:“我認為, 在藝術上是沒有什么高峰的。一個有出息的作家, 在創作上應該走自己的路。有的人認為小說就一定要寫得像托爾斯泰、巴爾扎克和契訶夫的作品那樣, 我不相信這一套, 其實有各式各樣的生活, 各式各樣的作家,也有各式各樣的小說。”1蕭紅,就是這樣,以自己獨有的信仰去進行文學創作。用詩一般的語言去描摹生活,以越軌的筆致去拼接苦樂。蕭紅小說宛如文壇里的一泓汨汨清泉,清麗脫俗、不拘一格。
  一、詩化風格
  蕭紅小說,從文體結構上,打破了中國傳統小說主要依靠情節來再現生活的枷鎖,用印象與感覺來鋪陳故事,具有詩化結構。《生死場》,無論是從標題,還是從故事情節的組織上,前后聯系都不是特別緊密。故事中,沒有什么核心的情節與人物,只是二里半、王婆、金枝等幾戶人家的繁瑣生活以及生死掙扎。《呼蘭河傳》,大篇幅的景色與風俗描寫,更多的是表現蕭紅對家鄉的回憶與印象。這部小說,雖然蕭紅也寫人寫事,但更多的是記敘那些人和事給“我”留下的印象和感覺。小說中的主要人物,祖父、有二伯、馮歪嘴子、小團圓媳婦,都出現在不同的章節,彼此之間也沒有什么直接的聯系。除了蕭紅對他們的回憶與思念以外,著實找不出任何一條“紅線”能夠把他們給串聯起來。就像作家自己所說的那樣:“以上我所寫的并沒有什么優美的故事,只因它們充滿我兒時的記憶,忘卻不了,難以忘卻,就記在這里了。”2
  蕭紅小說擁有詩化的語言。小說常以“陌生化”的語言來描寫日常生活中人們所熟悉的事物,并以此來讓人們對事物產生新鮮之感。例如:《王阿嫂的死》中描述到:“窮漢們,和王大哥同類的窮漢們,搖扇著闊大的肩膀,王大哥的骨頭被運到西崗上了。”原文中主語應該是“窮漢們”,然而在插入行為狀語(“搖扇著闊大的肩膀”)之后,謂語的主語卻變成“王大哥的骨頭”了。顯然,蕭紅在創作時沒有刻意地去注意思維邏輯的合理性,而只是善于捕捉最飽含詩意的瞬間。這樣,把“窮漢”、“闊大的肩膀”、“王大哥的骨頭”這些意象的疊加,讓人更加能夠感受到生命的沉重與價值的卑賤。雖然如此簡單自然的語言給人一種陌生感,但也為小說平添幾分詩歌的韻味,強化了作品的審美效果。
  蕭紅小說充滿詩化意境。《生死場》中二里半找山羊,金枝去柿子地摘柿子,王婆賣馬的場景,蕭紅都不是一筆帶過的,而是把它們都寫的如詩歌一般。“仿佛是胰子的泡沫”、“大紅的西紅柿”、“深秋禿葉的樹,為了慘厲的風變,脫去了靈魂一般吹嘯著。”詩化描寫中最著名的當屬《呼蘭河傳》里面的“火燒云”了:“晚飯一過,火燒云就上來了。照得小孩子的臉是紅的。把大白狗變成紅色的狗了。紅公雞變成金的了。黑母雞變成紫檀色的。喂豬的老頭子,往墻根上靠,他笑盈盈地看著他的兩頭白豬,變成小金豬了。”3作者以詩人的眼光,活化出一個極富鮮明色彩的北方鄉村日落的風景,同時,融入自己的感情,將詩畫交融,讓讀者在如詩如畫的意境中陶醉。
  蕭紅在小說中,擅用象征手法。《生死場》中二里半家的山羊,出現在小說的首尾,而時間跨度恰好是十年,象征著農民一成不變的生活。告別了老山羊也就意味著告別了那種舊的生活方式和受宰割的命運。王婆家的老馬,辛苦耕作,最后瘦弱不堪,但還是逃脫不了下湯鍋的結局,象征了被壓榨的農民的命運。《呼蘭河傳》中的后花園里,一切都有著鮮活的生命力。“花兒開了。就像花睡醒了似的。鳥飛了,就像鳥飛上了天似的。……都是自由的。”恰恰是象征著蕭紅對自由的渴望。《小城三月》以生機盎然的春天開頭,以凄涼的春景結尾,正像是翠姨美好開始而又悲郁死去的一生。蕭紅對象征方法的運用,增強了詩化小說的藝術表現力。
  陳漱渝指出:“蕭紅小說是介于小說、散文和詩歌之間的新型的小說樣式。”4確實如此,蕭紅小說有著獨特的架構模式和清麗脫俗的詩化語言。雖然,蕭紅的小說,缺少扣人心弦的故事情節,也鮮見傳統小說觀念中的典型人物。但它的自由、清新、多彩,同樣會引人入勝;它的曲折、沉痛、真實,同樣會令人沉醉。蕭紅小說的詩化語言,詩化結構,感情洋溢,有如一幅壯麗的畫卷。正像茅盾在《呼蘭河傳》的“序”里所說:“……比‘像’一部小說更為‘誘人’些的東西:它是一篇敘事詩,一幅多彩的風土畫,一串凄婉的歌謠。”5
  二、越軌抒情
  蕭紅小說,有著越軌的抒情方式。首先,作為一位女性作家,蕭紅在其小說中表現了豐富的浪漫主義情懷。因為追求光明,渴望自由,蕭紅的抒情風格輕快明麗。《呼蘭河傳》,“我”與祖父常去的后花園,是熱鬧的、新鮮漂亮的,是充滿生機與活力的,是自由的、無拘無束的。“一切都活了。都有無限的本領,要做什么,就作什么。要怎么樣,就怎么樣。都是自由的。”倭瓜愿意上架上房都行,黃瓜隨便開花結果,玉米長到天上也沒人管。連晚霞也是隨心所欲、變幻多姿的。“這花園里蜂子,蝴蝶,蜻蜓,螞蚱,樣樣都有。蝴蝶有白蝴蝶,黃蝴蝶。”“蜻蜓是金的,螞蚱是綠的,蜂子則嗡嗡的飛著,滿身絨毛,落到一朵花上,胖圓圓的就和一個小毛球似的不動了。”蕭紅將這自然界的萬物都寫的生機勃勃,詩情畫意,深深地表達了她對生命的自由渴望以及未來的美好向往。
  因自身命途多舛,蕭紅在其小說中也常常會表現出一種明麗凄婉的抒情風格。《呼蘭河傳》里因婚姻不幸而自殺的女性,讓人覺得 “冷森森的”,跳大神的鼓聲“越聽越悲涼。”人們感嘆“人生何如,為什么這么悲涼。”即使是放河燈的繁華景況,最后也是“荒涼孤寂的樣子”讓人的心“無由地來了空虛”。《小城三月》開篇初春原野的景色,寧靜優美,清新溫情。翠姨死后“墳頭的草籽發芽了。一掀—掀地和土粘成了一片,墳頭顯出淡淡的青色,常常會有白色的山羊跑過。”凄涼的畫面有哀婉的憶舊之情,又有人生如夢的傷感。對自然自由生命的熱愛和對女性悲劇命運的悲憫,讓蕭紅的作品彌漫著一種荒涼的意蘊。蕭紅平淡從容地訴說著人間的滄桑與不幸,無可奈何地表達著對人生的不解和困惑。“人生苦多樂少,變幻無常”,是蕭紅深刻而獨特的生命體驗,也因此她讓她的作品擁有了明麗凄婉的風格。   蕭紅是有著“非女性的雄邁的胸襟”6的。所以,蕭紅在其小說中,突現出強烈的愛國意識。首先,作家寫了很多愛國題材的作品。《生死場》,農民們自發的反抗日本人對其家鄉的侵略;《北中國》、《曠野的呼喊》,耿大先生和陳公公的兒子都離家從軍抗日;《孩子的講演》九歲的小王根宣講抗日的大道理;《腿上的繃帶》老齊為了抗日失了愛人;《兩個青蛙》平野和秦錚為了抗爭付出代價;《朦朧的期待》金立之為了抗戰最后都沒能收到愛人給他買的香煙。在蕭紅的小說中,這些人物雖然都為保衛國家付出了代價,甚至生命,但是他們的靈魂都無比高尚。其次,蕭紅關注著“國民性”,并試圖對其進行改造。生活在封建宗法制度枷鎖下的人們,生活的痛苦不堪。《生死場》上的人“糊糊涂涂的生殖,亂七八糟的死亡。”《呼蘭河傳》里的人,整日的把自己的命運同鬼神聯系在一起,終日只知道跳大神、放河燈、唱野臺子戲。《馬伯樂》里面的馬伯樂,雖然接受過洋教育,卻靈魂卑瑣,天天就想著逃難。這些人都在活著,卻沒能活出一點人的尊嚴。面對著如此殘碎的生命,蕭紅“哀其不幸,怒其不爭。”所以,蕭紅對其進行了極為辛辣的諷刺,并對存在于他們身上的劣根性進行了十分犀利的批判。蕭紅,作為一位女性作家,在沸騰、廣闊的時代生活面前,能夠保持如此的清醒與冷靜,難能可貴。
  三、結語
  蕭紅研究者皇甫曉濤這樣評價蕭紅的作品:“從來沒有一個作家的出現曾使文藝界、批評界如此驚慌失措和難堪。人們搜腸刮肚,卻難在既有的符號系統中尋找到恰當的詞語來描述和評價這個作家的生命活動和她的作品內涵。”7蕭紅就是這樣,以自己的獨特的文藝理論和天才的寫作能力來架構屬于她自己的文學作品。她憑著生命的直覺,天才的靈性,現代的文學意識,以“越軌的筆致”,創造出一種唯獨屬于她自己的“蕭紅文體”。蕭紅的小說呈現出多彩的風姿,不是散文,卻具有散文的從容和閑散;它不是詩,卻充滿詩的韻味和魅力;它不是畫,卻是別致的鄉土風俗與風景畫。它體現了蕭紅獨特的探索與思考,在文學上具有了特殊的意義與價值。
  參考文獻:
  1、聶紺弩.回憶我和蕭紅的一次談話.當代[J],1981(01)
  2、蕭紅.《蕭紅全集—長篇小說(一)》[M].鳳凰出版社,2010.323
  3、蕭紅.《蕭紅全集—長篇小說(一)》[M].鳳凰出版社,2010.155
  4、陳漱渝.云霞出海曙,回應半邊天.長城[J],2000(06)
  5、蕭紅.《蕭紅全集—長篇小說(一)》[M].鳳凰出版社,2010.125
  6、蕭紅.《蕭紅全集—長篇小說(一)》[M].鳳凰出版社,2010.114
  7、皇甫曉濤.《蕭紅現象:兼談中國現代文化思想的幾個困惑點》[M].天津人民出版社,1991. 06

相關熱詞搜索:越軌 化與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yafzge.tw
三肖中特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