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電網壟斷擴張

發布時間:2019-02-13 01:27:28 來源: 文章閱讀 點擊:

  這是一起攸關電力改革前景的收購。   2010年初,國家電網公司對電氣設備制造領域“龍頭”――平高集團和許繼集團的收購,進入最后的審批階段。   一旦獲得批準,意味著國家電網公司對上游輔業資產的收購就可能“不可阻擋”。
  反對這起收購的聲音不算微弱。
  從2002年下發的“五號文件”算起,中國的電力體制改革已步入第八個年頭。在原有的考量中,“廠網分開”之后,“主輔分離”、“主多分離”、“輸配分開”等電力體制改革應漸次推進,最終形成一個規范、公正和高效競爭的市場化電力體系。
  回顧8年來之所得,除邁出“廠網分開”的第一步外,后續的電力體制改革步伐未獲更多的進展。
  作為電力改革最為關鍵的第二步――“主輔分離”,初衷是厘清電網運營真實成本,為電價市場化改革鋪路。8年來,電網輔業資產未能剝離,電網企業溯流而上,對業內視為輔業的資產進行整編與收購。許繼、平高則是這場收購戰役的“經典戰役”。
  “國網公司發展輸變電輔業不違背電力體制改革方向。”國家電網公司辦公廳一位相關負責人對《財經國家周刊》表示,“國網公司進軍輸變電行業是為了提升整個行業的技術水平。”
  在電網企業的強勢和各方的爭議聲中,一個集標準制定、設備制造、招標和采購多重角色為一身的電網企業“超級巨無霸”,可能會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
  
  1月18日,國家電網公司2010年工作會議在北京結束。會議透露的信息顯示,2009年,國家電網對電網建設的投資總額達到3058億元,首次突破3000億元大關。
  為外界所不知的是,近年來,國家電網在電網建設投資之余,已溯流而上,對上游產業進行整編與收購。直至2009年7月宣布收購平高集團和許繼集團時,國家電網的觸角已延伸至行業的龍頭企業,其整編和收購的資產亦蔚為規模。
  “業內對收購仍存在不同意見。”國家電監會的一位相關負責人告訴《財經國家周刊》,“按照電力改革的‘五號文件’的精神,壟斷的電網企業應當退出競爭性的領域。國網逆流收購,會造成新的主輔不分。”
  “五號文件”指的是2002年4月國務院下發的《電力體制改革方案》,這一方案確定了市場化改革的方向和“十五”期間電力體制改革的主要任務。
  雖已在業內掀起爭議,國家電網還是邁開強勢擴張步伐,將集標準制定、設備制造、招標和采購多重角色為一身。
  
  兩起收購爭議
  
  2009年7月17日,平高電氣(600312.SH)和許繼電氣(000400.SZ)同時發布第一大股東股權轉讓公告。
  平高電氣的公告說,平頂山國資委將平高集團100%股權無償劃轉給國網國際技術裝備有限公司(下稱國網裝備公司)。國網裝備公司是國家電網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平高集團則是國內高壓開關領域的排頭兵。
  許繼電氣的公告內容是,中國電力科學研究院(下稱中國電科院)將先通過增資,獲持許繼集團的60%股權,隨后再受讓平安信托所持其余許繼集團40%股權。中國電科院是直屬于國家電網的科研機構。與平高集團類似,許繼集團是國內電力裝備行業的龍頭企業。
  平高集團的一位內部人士告訴《財經國家周刊》,2009年1月中旬,河南省電力公司受國家電網公司委派,曾前往平高電氣進行調研,獲取了部分材料。
  收購傳言日盛,但對平高集團和許繼集團來說,一直都只是“上面的領導”在談。
  據接近平高電氣高層的人士透露,直到2009年7月17日發布公告前一周,河南省政府和平頂山市的相關領導到平高集團開工作會,才正式商榷相關事宜。公告發布后,平頂山市國資委與國網裝備公司簽訂了三份協議,平高電氣的高管只見到其中一份。
  《財經國家周刊》記者獲悉,對于此次收購,平高電氣方面對結果表示滿意,因為國家電網一直是平高電氣最大的用戶,每年的采購量占到公司全部訂單的60%以上。
  國網收購了許繼和平高,意味著在輸變電設備行業有了血脈相連的“家族成員”。行業內的其他企業,此時均感到了巨大的危機。
  中國機械工業聯合會(下稱中機聯)率先向國資委遞交報告,明確表示反對這兩次收購。理由有三條:一是有損公平競爭;二是與國家電力體制改革方向相違背;最后,國家電網依靠壟斷地位兼并,打亂了幾十年建立起來的裝備制造行業體系。此外,中機聯還通過多種渠道,向更高層面反映意見。
  2009年9月,國資委批準了這兩起收購。據知情人士透露,國資委批準的理由也有三點:第一,有利于促進行業發展;第二,有利于推進電力體制改革;第三,有利于做大做強。
  上述知情人士告訴記者,在中機聯和國家發改委提出不同意見后,國務院開始重視此事。國務院辦公廳隨后下發一份通知給發改委、工信部、能源局,要求三大部門形成意見。三大部門均明確表示反對,收購一事由此被擱置下來。
  截至記者發稿,平高電氣、許繼電氣兩家上市公司均表示,對收購進展不清楚,如果獲批,會通過交易所發布公告。
  “ 這兩起收購能否獲批,最關鍵的問題在于是否符合電力改革的精神。”國資委一位相關負責人告訴《財經國家周刊》。
  國家發改委一位官員透露,目前幾部委正在探討主輔分離改革方案,“如果收購違背改革精神,那顯然是不合適的。”
  自公布股權劃轉的消息后,平高電氣在國家電網公司的中標份額大幅下滑,2009年全年業績預計同比下降50%左右。
  平高集團內部人士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公司高層十分關注此事進展,他們判斷,國家電網為了平息輿論,有意避嫌而減少了平高電氣的中標量。
  
  擋不住的擴張
  
  除了許繼和平高,國家電網還在收編地方層面的各類電工電氣設備制造企業。收購平臺主要通過中國電科院和地處南京的國網電力科學研究院(下稱國網電科院)。
  中國電科院網站資料顯示,除了20家研究所外,中國電科院還擁有17家科技公司。這17家公司的業務均與電力電網系統密切相關,其中12家由中國電科院出資成立,其他5家公司乃中國電科院在最近兩年收編而來。
  根據公告,在中國電科院對許繼集團的收購方案中,正是以中國電科院從重慶市電力公司無償劃轉而來的渝能泰山和重慶順泰鐵塔兩家公司資產入股,換取了許繼集團60%股權。
  另據江蘇省省委機關報《新華日報》報道稱,國網電科院也在江蘇省內低調地完成了多起收購,目前旗下共有11家產業公司。2009年,國網電科院旗下的南瑞集團分別收購了從事電線電纜制造的江蘇銀龍電力電纜公司、江蘇淮勝電纜有限公司,以及從事斷路器、非晶合金變壓器等電力設備制造的江蘇帕威爾電氣有限公司。
  據《新華日報》報道,2009年前5個月,上述三家公司就給南瑞集團帶來了超過8.8億元的營業收入。2009年6月份,南瑞集團又收購了安徽繼遠電網技術有限公司和繼遠軟件有限公司。
  2009年,國網電科院院長肖世杰和副院長奚國富在不同場合表達了同樣的觀點,即到2012年要實現300億元的收入規模。而中國電科院網站也曾顯示,到2012年要實現收入500億元。
  有行業研究員表示,無論中國電科院,還是國網電科院,到2012年要實現共800億元的收入目標,依靠現有的產業難以實現,需要繼續兼并收購其他企業。
  而安信證券出具的報告顯示,按2012年國家電網公司和南方電網公司投資4000億元的水平計算,設備投資大約1200億元。如中國電科院和國網電科院的規劃實現,合計800億元收入將占到60%的設備供貨量,形成絕對的壟斷。
  
  “國網系”出擊
  
  除了兩家電科院,國家電網體系內的其它經營機構也在開展對輔業的收購。
  江蘇省電力公司下屬徐州供電局管理的徐州電力勘察設計院,在2008年已被劃轉給了國網北京經濟技術研究院(下稱國網經研院)。一位電力設計專家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徐州電力勘察設計院是國家電網范圍內市級公司僅有的具有電力工程設計甲級資質的兩家設計院之一。國網經研院此番動作,是為了拿到甲級資質。
  2008年四季度,華北電網有限公司收購了天津大港廣安津能發電有限公司4#機(33萬千瓦)51%的股權。此后,國家電網公司又將這部分股權無償劃轉給了國網能源開發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4月29日的國網能源開發有限公司,是國家電網公司的全資子公司,擁有8家火電廠。
  2009年9月27日,福建省電力公司將所持福建億力電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權無償劃轉給國網信通有限公司。國網信通有限公司也是國家電網公司的全資子公司,旗下參股控股10家公司。
  
  角色沖突
  
  在對上游企業一系列的“收編”中,國家電網扮演了多個角色。其中既有設備技術標準的制定者,設備樣品的檢測者,還有設備的制造者。最關鍵的是,國家電網還是唯一的招標方和采購方。業內人士認為,這些角色集國家電網于一身,不無沖突之處。
  在首批智能電表招標中,中國電科院是樣表檢測的指定機構,同時也是前期技術標準制定的主要參與者。與此同時,有不少國家電網公司系統內的企業也參與了投標,其中有一些企業沒有運行業績,即從未生產過電能表。
  中機聯向《財經國家周刊》記者談到,國家電網不僅掌握了技術標準的制定和選取,而且在工程招標中也有可能調整技術分和價格分的比重。“時而技術評分的比重很低,時而價格評分比重很低,沒有統一標準。”中機聯認為,由于制定標準和招標都沒有獨立第三方的參與,招標結果易受到操縱。
  國家電網辦公廳一位人士向《財經國家周刊》指出,技術評分和價格評分的比重不確定,是由招標方根據自己的需求來決定。但這里面存在一個地域性的問題,比如在江浙上海等華東一帶,網省公司比較富裕,對技術更看重,不一定要求低價;但在西部地區,不那么富裕,更看重價格便宜。
  在完成對上游設備商的收購后,作為招標方和采購方的國家電網,同時也是投標方,其采購環節中的客觀性也受到外界的一些質疑。
  以收購平高集團為例,按照收購方案,平高集團劃轉給國網裝備公司,而負責國家電網公司所有集中招標的中國電力技術進出口公司(下稱中電技)是國網裝備公司的子公司。這意味著平高集團將和中電技成為關聯公司,母公司同為國網裝備公司,實際控制人和法人都是國家電網公司。
  由于平高集團每年超過60%的產品均銷給國家電網公司,主要的方式是通過參與中電技組織的集中招標獲得訂單。一旦平高集團和中電技成為關聯公司,兩家公司同時分飾招標人和投標人的角色,這與招投標法的原則不符。
  即使因不符合現行法律法規,平高集團不再參與公開招標,也可以進入國家電網公司的內部采購體系,直接從內部拿走原本應該公開招標的訂單。
  《財經國家周刊》記者就這一問題采訪平高電氣內部人士和一些業內人士時,他們均表示平高集團退出招標體系的可能性不大,應該會有變通之法。
  中機聯重大裝備辦公室副主任呼淑清向《財經國家周刊》記者表示,中機聯曾就中國電科院參與競標提出反對,認為中國電科院和中電技都是國家電網公司的子公司,違反了招標法。而國家電網律師給出的答復是:中國電科院和中電技的最終控制人雖然是同一個法人,但兩家公司都是獨立的法人,符合招標法的規定。
  《財經國家周刊》記者查看國家電網最近一年集中招標的結果顯示,中國電科院、國網電科院的下屬企業及國網裝備公司去年收編的常州東芝都有參與投標,并分別獲得若干訂單。
  此外,在發展特高壓和智能電網上,中國電科院和國網電科院也扮演著科研、技術標準制定和發展自身產業的雙重角色。
  公開資料顯示,在去年年底發布的15項特高壓交流輸電技術國家標準中,中國電科院負責及參與起草的標準達到12項,均為體系中最基礎、最核心的標準。
  
  改革未了局
  
  2010年初,新一輪的主輔分離改革正在醞釀。
  根據“五號文件”的安排,在實施“廠網分開”之后,下一步將緊接著進行建立區域電力市場、進行競價上網的試點和完成電網公司主輔分離的改革。
  2009年5月19日,國務院批轉發改委的《關于2009年深化經濟體制改革工作意見的通知》中,指出了“加快推進電網企業主輔分離和農電體制改革”。
  國家發改委一位人士表示,由于主輔不分離,輔業規模龐大,很可能存在將電網主營業務利潤轉移到輔業的問題。只有繼續推行主輔分離,才能將電網的真實成本和利潤核算清楚。
  按照曾經醞釀的主輔分離方案,國家電網應該將原有的非電網資產全部剝離,包括設備制造、電力勘察設計和電力建設公司等。國家電網下屬的兩家電科院、國網信通、國網經研院等從地方電力公司上劃而來的非電網資產,也應該獨立出去。
  此外,按照電力體制改革方案的規定,電網企業可以擁有必要的電力科研機構。但業內人士認為,國家電網下屬的兩家電科院性質,已經很難單純地定義為“科研機構”,其旗下產業公司的主營業務都與電力電網密切相關,大多數企業與國家電網公司存在關聯交易。
  目前這些關聯交易的定價并沒有可供參考的市場價格,一些行業專家認為這些三產企業的真實經營情況難以核算,并擔憂如果這部分產業規模繼續擴大,不僅會給電網成本核算造成困難,也會給主輔分離的推行帶來挑戰。
  一位電監會官員向記者表示:“當初推行主輔分離的目的,是為了弄清楚電網運營的真實成本,如果電網公司只做輸電一種業務,沒有別的交易,收入只是過網費,非常容易核算。現在主輔不分,輸配不分,業務太復雜,成本很難核算。”
  呼淑清認為,電科院不應該經營產業,反而應該將電科院的產業資產都從國家電網單獨劃撥出來。“國家電網的科研力量應該集中在如何提高電網效率等電網運營上,而不是在輸變電設備上,更不應該進行產業擴大化。”
  “主輔分離的改革方案仍在討論中。”一位接近改革方案制定的部委人士告訴《財經國家周刊》,“最大的問題在于,電網公司還是希望將一脈相承的輔業資產保留下來。”
  上述國家電網人士也指出,國網公司是以市場化來發展的,總體目標是為創造利潤,發展輔業也是為了創造利潤,主業越虧損越需要尋找新的利潤增長點。
  (本刊記者戴芊對此文亦有貢獻)

相關熱詞搜索:壟斷 擴張 國家電網

版權所有 律師資料網 www.yafzge.tw
三肖中特期期准